百年故事
   清宣統二年(公元1910年),山東籍人士王寶善先生,創辦參號 “王益仁堂”,簡稱“益仁堂”,寓意“益壽延年,仁義為民”。益仁堂家底雄厚,主營道地純正的山參拆兌批發業務,并出口日本、朝鮮等地。王氏家族,世代與山參結緣,親歷山參的采辦、加工與銷售,見證國寶山參的發展與變革史。 
  千年傳承的山參文化,是中國國醫藥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,更是華夏文明的重要組成部分,是我國的寶貴的文化遺產之一。益仁堂,本著仁義為民的經營宗旨,為大眾提供品質上乘的產品和服務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百年益仁堂參號溯源——
 

 
  被迫闖關東,挖山參為生 
  益仁堂參號,創始人王寶善(1874—1946),出生于登州府(山東省)牟平縣,因不堪清政府的層層盤剝和連年的災荒,1880年跟隨著當時的闖關東潮,舉家十余口人步行北上遼寧,落戶桓仁縣八里甸,跟隨父親兄長一邊開荒種田,一邊采集中草藥。家里的主要經濟來源于采挖野山山參。
  
  組建馬幫隊,從事運輸業
  
在當地,采挖野山山參叫放山,挖參人叫放山人。正值挖參時節,王氏家族集中家庭主要勞動力,帶上干糧,進入茫茫的長白山脈,一去就是個把月,甚至是兩三個月。如此反復經過十年的積累,成為創業的第一筆資金,這是用血汗換來的第一筆資金。如何使用,成為王寶善成天思考的問題。 遼寧的土特產、中藥材都是往外運,南到江浙滬,廣東等地,并出口到朝鮮、日本等國家,這就需要大量的運輸。王先生看在眼里,記著心里,說干就干,1890年正式置辦起了20余人的馬幫,專門從事運輸。從丹東(遼寧東部)到營口埠,從開始的單純運輸,到后來采購本地產品出口,再到采購日本、朝鮮產品到本地銷售。丹東和營口兩地,建立了經銷點,運輸隊也擴大為百余號人。
  
  日俄戰爭爆發,日本強行征用 
  
1904年,日本、俄國兩個帝國主義國家為爭奪對朝鮮和中國東北的控制權,在中國領土上進行了一場殘酷的較量,爆發日俄戰爭。 日本為了運輸大量的軍需物質,在當地強行征用運輸隊,王寶善的運輸隊也是無一例外,被強行征用。日本戰勝后,王寶善重回故里,重新開始了創業之路,變賣運輸隊,將所得款置地買房。

  八年辛苦置業,創辦益仁堂 
  
通過八年的苦心經營,創辦了三大商號:丹東的“德泰興”、桓仁的“復興永”和“益仁堂”。“復興永”交由兄弟王元善打理,其中益仁堂最為聞名,以經營關東三寶的拆兌批發業務,產品大量銷往外地。此時也是益仁堂最為鼎盛時期,分號遍布北京、上海、浙江等地,名號交由侄子王繼奎(因精通業務,被人尊稱為“王四先生”)打理。憑著道地純正的野山山參,和過硬的商號信譽,成為全國各大知名藥館、藥堂的野山參主要供應商。
 
  
  民國初年,構筑王家大院 
  益仁堂在民國初年,王寶善為了業務需要,修筑了桓仁最為氣派的王家大院。占地百余畝,王家大院分為東院與西院,以石鋪路為中界線,東院為王 家住宅,西院為商號的經營處。 西院除經營參號外,還經營百貨商店、藥房、油房、木鋪、碾磨房、釀酒廠等。成為桓仁居民重要的趕集市場。私人市場的設置,成為益仁堂發展史上最輝煌的歲月。

  新中國成立,益仁堂重新開張 
  
1949年,新中國成立后,益仁堂第三代繼承人王述堂重整店招,但因飽受戰亂之苦,已無力恢復到民國初期時的繁榮狀態,只能通過縮減規模以維持經營。改革開放后,益仁堂再度開張時至今日,逢太平盛世,王氏家族第四代傳人王杰,繼承祖業,帶領家人集資數百萬于1994年注冊“桓仁滿族自治縣益仁堂中藥材有限公司”,將益仁堂參號再度開張。公司擁有“籽海”、“野山籽海”雙“省著名商標”的省農業產業化重點龍頭企業,是東北地區種植人參及經營地道中藥材的專業公司,公司與國內外多家科研院所采用院企合作的方式,研發有機人參深加工產品,主要有有機人參深加工系列、降脂保健系列、補腎壯骨系列、膳食露酒系列、精油系列及精制有機中藥飲片等六個系列、十個劑型、二十幾個品種。填補了國內外該項目的空白。益仁堂,一個百年傳承品牌,無論時局如何改變,傳承人如何更替,“益壽延年,仁義為民”的祖訓不變,“擇料考究”、“道地純正”、“選工盡善”、“采制務真”的經營理念不變,這個理念,將一直伴隨王氏家族的子子孫孫,代代相傳。這一百年老店,必將重現昨日輝煌!
绝杀六码